默史|老宅

*全国一作文
*人物死亡慎

——————————

俏如来其实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回老家了,这次回来,也是因为这处父亲生前居住的老宅将要卖掉,他回来收拾一下父亲的东西。
主屋的门上积了厚厚的土,结了层层叠叠的蛛网,俏如来被呛得咳嗽了起来,他抬起袖子捂住口鼻,迈步进了房间。
房间里的东西不多,摆放得也极为整齐。桌子柜子上都积了尘土。俏如来寻了抹布,水龙头却没有水,只好随便拂去那些尘土,小心翼翼地打开柜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那些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书,而且一张合照,虽是年代久远,却保存得很是完好——那是年轻的史艳文与默苍离,默苍离坐在桌边,手里依旧握着那枚不离身的古镜,面容冷肃,不自觉地带着些凉薄的讥讽;史...

 

默俏|关于早睡

*一个现paro段子

默苍离一向是晚睡的。
然而这天晚上九点半,俏如来准备收拾一下睡觉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原本窝在椅子上打字的默苍离关了电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等俏如来洗漱完毕回到卧室,默苍离正靠在床头看书,见他进来,将手中的书一合:“睡吧。”
“……教授?”俏如来有些诧异,却仍旧乖乖关灯上床。
“杏花说,这样可以活久一点。”默苍离闭上眼睛,将俏如来拢进怀里,“晚安。”

*第二天,俏如来在默苍离的记事本里发现了一根半截绿色半截白色的头发(。

 

琉璃树组|火花

*sjb段子

俏如来到底是怎么和默苍离养出了腾讯火花的,这始终是一个谜。
但事实上火花确实是存在的。
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在他们师徒的小群里,俏如来每天都要艾特一下默苍离:“师尊,上官鸿信要死了。”
默苍离便淡淡地“嗯”一下,然后两人双双消失。
然后还好好活着却每天都要“快死了”的上官鸿信同学捏爆了第五个手机壳。

 
2018/6/2 4  

俏砚|占卜

阳光穿过玻璃洒下来,俏如来撑着腮,眯着眼睛看着埋头读书的人。
“砚寒清同学,看手相吗?”
砚寒清叹了口气。
他知道,如果他说不看,俏如来就会纠缠到他同意为止,他的书就看不成了。
于是他头也不抬地将手伸过去说:“好。”
俏如来抿着唇笑了笑,握住砚寒清伸过来的手,在他的手心里画圈圈。砚寒清抖了抖,想要把手抽回来,却被俏如来攥住了,他终于放弃了看书,抬起头看着俏如来。
“你倒是算。”
于是俏如来的手指继续在他的手心游弋,砚寒清耳根有些发红,这源自于他的联想。
“你已经遇到了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俏如来一脸正气地推了推眼镜,半长的白色发丝垂落下来,砚寒清有种想为他撩上去的冲动。
“并且将在今年确定关系。”
砚寒清另一只手...

 
2018/6/2 8  

张安|冰阔落

张新杰晃了晃手中的瓶子,把它递向安文逸。
“尝尝?”
安文逸犹豫了。
“……前辈。”安文逸欲言又止。“碳酸饮料属于垃圾食品。”
张新杰倒是笑了,将带着水汽的冰凉的瓶子贴在安文逸额头上。
“偶尔一次,没关系的。”
安文逸眨了眨眼睛,接过了贴着红色标签的瓶子,开启,然后小小尝了一口。
“如何?”张新杰看着他。
“有种中药的味道,但比较甜。”安文逸想了想。“……像在喝姜汁红糖。”
张新杰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指给他看包装上的配料表。
乌枣,丁香,良姜,白芷,砂仁。
安文逸也跟着笑出声来:“谢谢前辈,感觉很好喝。”
张新杰微微俯下身,在安文逸唇上留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嗯,是很好喝。”

*回到H市的安文逸:前辈,我想喝上次那个...

 

温默|睡美人

等神蛊温皇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醒过来的时候,班会已经结束了,黑板上歪歪扭扭写了“睡美人”三个大字。温皇嗤地轻轻笑了一声,然后面前被拍了一本笔记本。
“我还以为你在等一个吻。”
声音很轻,带着点沙哑。温皇抬头,视线撞进一双深邃的眼。
“……哈,如果是你的吻,温皇愿意等待。”
对面的人挑了挑眉,将笔记本翻开一页。
“那你可能要一直沉睡下去了,温皇公主。”
骨节分明的手指向扉页的演员表。
“神蛊温皇 饰 睡美人”
温皇揉了揉额头,觉得有些头痛。
“大家一致觉得,一直在睡的你演睡美人比较还原。”
默苍离将剧本合起来,在手中转了一个圈,似笑非笑地看着神蛊温皇。
“……什么啊。”温皇站起来,从默苍离手上拿走剧本,打算去办公室找班...

 
2018/5/20    

温默|天作之合(5)

*……明天,不,今天考试,所以更新一下(?
*下一次就是结局了,但是结局…还是未知数。

————————————————

好像有个谁谁谁说过,如果你买了一辆蓝色的小汽车,你会突然觉得路上的蓝色小汽车多了起来。
于是在雷阵雨的某一天,办公室里只剩了默苍离和神蛊温皇相对喝茶。
默苍离咬了咬杯沿,突然觉得这件事每天都在发生。
而这一天是不同的。
雷阵雨过后,上官鸿信和俏如来双双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
上官鸿信背上甚至绑了拖把杆儿。
俏如来战战兢兢地捧着一部手机。
温皇拿杯子挡着脸,默苍离看不见他的表情,但默苍离觉得他在笑。
聊天记录很快就见了底,默苍离很冷静地把手机丢进了窗下的花坛里。
六楼。
反正是上官鸿信的。默苍离...

 

温默|有人来818俏服浩恶指挥吗

草稿流论坛体,剑三趴

——————————————

1L 就是那个叫默苍离的浩气指挥和那个叫神蛊温皇的恶人指挥

5L 听说默苍离就是之前在鹅服闹得很火的策天凤欸,没锤,求八

9L 神蛊温皇对默有意思吧,小攻防都专挑他带的图去打

15L 我觉得9L应该是坐实了,上周攻防俏如来带的大团,默苍离带小团辅助,结果温皇一个劲逮着默苍离打,赤羽上麦救场都不听指挥

19L 当时我双开的,默苍离这边好像是生气了,反正大意是“苍离一介书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何必如此针对”,然后温皇在另边就笑了,很瘆人的那种!他说你在我心中胜过千军万马……这是原话!!

36L 新锤,这周默苍离俏如来都不在,带攻防...

 

温默|天作之合(4)

*这次不是考试前一天
*……每更二百字而已我好像拖太久了

——————————————

上官鸿信最近很颓废。
颓废的主要原因其实是因为俏如来的宝贝弟弟们里比较皮的那个之一,史仗义……戮世摩罗,在上个月对他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敲诈勒索,把好好一个丰神俊朗人见人爱的雁王(自封的)阁下折腾的形销骨立如风中残烛……简单的说,就是花光了上官鸿信的所有积蓄并刷爆了他的信用卡……而已。
对次,戮世摩罗同学的回答是:“你是我大哥的师兄,也就是我另一个大哥,大哥照顾弟弟为弟弟买单是天经地义,而且我亲大哥不在嘛。”
有道理得让上官鸿信无法反驳。
谁让他明明和俏如来同级还死撑着要俏如来叫他师兄。
这叫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
而...

 

温默|十二点的魔法


玄幻悬疑类小说家神蛊温皇(任飘渺)其实十分热衷于浏览各种热门小说,上到凰后下到飞渊,甚至其他区服的兰陵不谢花延陵不折柳,但他最喜欢的还是盗才生的小说,但盗才生却宣布封笔?
死宅作家默苍离有很多为了避免公开活动同时方便尝试不同类型的马甲,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他的责编杏花君,还有他的学生俏如来。而最近他却为了新搬来的邻居而苦恼着?

——————————其实是个虚假简介混更(ntm
反正也没人看(。

 
2018/5/6 4  

默俏|听风吹雪

*剑三趴,大概是个花藏

————————————

三好学生史精忠最近有些犯愁。
原因大概是某天小攻防巴陵没人指挥,他自告奋勇上麦并且赢了之后,收到了一条系统提示:
“孤鸿寄语 已加你为好友,是否将他加入好友列表?”
史精忠紧张地一脚踢掉了网线,等他慢吞吞地重启登陆,一上线就看到精六插八的孤鸿寄语腰里别着把落凤站在他面前,目标还是自己。
史精忠有点慌。
然后孤鸿寄语摸出落凤给他刷了个清心。
“……”
精五插六的史精忠眩晕增加了10%。
系统提示:俏如来请求拜您为亲传师父,是否接受?
孤鸿寄语满意地点了点头,选择了是。
手滑点错的史精忠整个人都懵了。
……一句话没说就突然就拜了最喜欢的指挥为师!怎么办!在线等!有点...

 

素钗|空城

*祝素还真和叶小钗登场日快乐。

*其实是旧文了呢w,谢谢大家。

*至于攻受,我奉行不上床无差别,要说的话觉得素主动一点,以上。


——————————————————————


(一)

那场战斗很是惨烈。

以手中麒麟剑勉力支撑自己不至于倒下,解锋镝用另一只手勉强擦了擦脸上的血污,跌跌撞撞地走向不远处的一座破旧钟塔——那是原野上最高的建筑,也是解锋镝极目所见,仅有的一座建筑物。

钟塔不算高,但足以让筋疲力尽的解锋镝爬了足足十五分钟,才爬到钟塔的顶端,他靠着柱子喘息了片刻,起身去查看四周的情况。

从钟塔顶端向四下望去,整座原野一片寂静,没有正在赶来的追兵,没有试图挣扎的敌人,甚...

 

戮史|家有不良

*史精忠视角(。

*亲情向


——————————————————

俏如来:朋友,银燕火锅了解一下?

@天才剑客称无敌 谢邀,但我觉得其实小空不算不良啦=v=

嗳,小空是我二弟,看起来比较像不良少年,但其实是个很好的孩子啦。

由于某些原因嗯,小空并不是跟我们一起长大的,所以跟我们似乎不是那么亲近,而且身为中学生,不仅染发烫发,莫名其妙天天戴着眼罩,作为男孩子还要涂指甲油,还和他那群朋友到处打架,啊不过没有打输过就是了……

啊,不过小空虽然不怎么肯跟我们好好说话,也不会叫父亲哥哥之类,但是真的是个好孩子喔。

举个例子吧,小空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吸烟的,我和爹亲包括小弟都说...

 

俏空|兔子先生的蛋糕

史仗义今天很不高兴。
特别不高兴。
非常不高兴。
因为中午史精忠只哄了史存孝睡觉,把他丢在一边。
史仗义很生气。
所以午睡醒了的史存孝拉着史艳文哇哇大哭,找不到自己的袜子。
史精忠画了一半的手抄报上多了只小猪佩奇,史精忠拿着手抄报,气得险些哭出来。
史艳文的茶杯里放了两只蚂蚱,心累的史艳文揭开盖子的时候,差点手一抖摔了杯子。
而罪魁祸首史仗义坐在公园的假山顶上,托着有些婴儿肥的脸,思考人生。
史艳文总是很忙的,工程出了些问题,打电话叫他过去,于是史艳文又匆匆地走了。
史精忠哄好了史存孝,看了看那只歪歪扭扭的小猪佩奇,还是没舍得丢掉,压在了书桌的玻璃下面。
史精忠把脖子上的钥匙塞进领子里,钥匙冰得他打...

 

俏策|纯情网友火辣辣

*温默的俏哥见网友番外

——————————
“磁带、硬盘和信用卡都利用了什么特性的物质来作储存数据?”
“低磁滞损失的铁磁性物质。”
“网页在不重载页面的情况下重绘部分页面的技术叫做什么?”
“AJAX。”
神蛊温皇在中学第一部参演的学校舞台剧是什么?”
“睡美人。”
“他在剧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睡美人。”
“王子的扮演者是谁?”
“冥医前辈。”
“错。”上官鸿信撩了一把头发,“是师尊。”
上官鸿信丢掉手中的黑子,“师弟,你输了。”
“……我选大冒险。”
“好。”上官鸿信邪魅一笑,“替我去沉沦海见个网友吧。”
“……”
俏如来看了一眼旁边的鼓风机,突然很想把它摔到上官鸿信脸上。
“……不对,为什么是我输了?”
俏如来指指...

 

温默|天作之合(3)

*俏哥雁儿暂时掉线

*……姑且一更,表示不坑(。)

*……为什么我总是在考试前一天写温默呢(。)

——————————

雨下得不大,但却极是缠绵。

默苍离站在办公楼的大厅里,罕见的没拿手机,而是双手抄在外套口袋里,有些失神地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目光看起来很是呆滞。

这种行为,我们一般称为,发呆。

冥医今天没来上班。他有个跟着他读研的学生,叫做修儒,似乎是家里出了些事情,冥医放心不下,告了假跟着一起去了修儒的老家——所以,根本没有人会来给根本不知道今天要下雨的默苍离教授送伞。

也许有人会问,默教授那两个鸡飞狗跳乖巧懂事的徒弟呢?

……是这样的,前几天,俏如来和上官鸿信打了个赌...

 

默史|我家鬼先生


也许清明是法定节假日。
可是这跟史艳文并没有什么关系。
毕竟他忙。
这天史艳文也是忙到接近深夜,才从写字楼慢吞吞地出来,他没带伞,而外面下起了雨。
他站在屋檐下避雨。雨水小声地落下来,啪嗒,啪嗒,然后漫开淡淡的水雾。史艳文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然后重新戴上。
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青绿的衫,青绿的发,就那么静静站在那里,雨水从他身上穿过,在地面溅起小小的水花。
“……先生……不冷么?”
史艳文觉得自己脑子也许有些不清醒了。明天要休息一天,艳文一定是忙昏头了。他想。
那位古怪的先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微妙,却没有回答,只是向屋檐下走来,而他的步伐没有带起任何涟漪。
但史艳文确确实实碰到了了那双冰凉彻骨的手...

 

菩提双子|论BGM的重要性

这天龙霞下班回家,发现龙赮看起来很不高兴。
并很明显的表现为看都不看龙霞一眼。
直到晚上,龙霞招呼龙赮睡觉,才听见他小声嘟哝了句:“大猪蹄子。”
“……啊?”龙霞很疑惑,他素食主义的弟弟这是怎么了?
龙赮扁了扁嘴:“说好的在你的bgm里我是无敌的呢?我JJC输了一晚上。”
龙霞回忆了一下手机上赦天琴箕发来的消息:“……可能是因为你是个藏剑而你遇到的都是都是冰心吧。”
“而且有着八秒无敌的我不在。”

*afk多年,早已不记得勾勾西怎么打[……]
*只记得我一个藏剑面对冰心的恐惧

 

默雁霓|提问,和自己妹妹喜欢上了同一个人怎么办

1L  你听说过英雄吗

RT,洞主是个准备升高中的学生,家里有个妹妹,双胞胎,是那种特别可爱的那种,反正这么多年我没少为了她和学校小男生打架,甚至还有小男生因为喜欢的小女生喜欢我妹妹所以找她麻烦的?
不过这都是题外话,因为要准备升高中所以家里给我们找了个家教,好像是我爸一个什么朋友的媳妇的什么什么,哎呀反正我绕不清,反正他今年大一,大学又在这边,算是顺路过来辅导,反正我和妹妹都是管他叫老师,虽然他看起来特别清秀年纪不大,说话声音温温柔柔的但是嘴巴特别毒,但是我挺喜欢他教我的,但是我妹说听他说话肯定是肾虚,肯定没有女朋友。
我妹这个人平时特别喜欢看书,啥书都看,有时候也会掏出些奇奇怪怪的...

 
2018/4/7 3  

默史|辣子鸡丁手擀面

*太困所以拖到今天的给自己的生贺

那时候史艳文和默苍离都还年轻,默苍离在海边一座小城教书,史艳文坐了火车去看他。
到站的时候是傍晚,初春的风有些凉,挟着些海水的湿气,默苍离穿了件灰色的风衣,戴着耳机,靠在站外的栏杆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史艳文拉着背包的带子,悄悄地走过去,却不防默苍离抬头看了过来。
“……哎呀,被发现了。”
默苍离似乎笑了笑,将围巾解下,在史艳文脖子上系好:“海边风大,小心着凉。”
额上被什么凉凉的东西碰了碰,史艳文想了想,觉得脸似乎有些烫,好在并没有什么人注意他们,于是史艳文把脸埋进了围巾里,顺从地将手中的包交给默苍离:“……先生,这是在外面……”
“嗯。”默苍离点点头,然后迅...

 
2018/4/5 9  

© 叶慎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