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御|鱼

……sjb摸鱼

——————————

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像突然流行起了叫恋人“哥哥”这种设定。御不凡捏着手机,对着朋友圈里君曼睩发的一排“无心哥哥”陷入了沉思。
……年轻真好啊。
一只鸡腿被夹进碗里,对面的人皱了皱眉,显然十分不赞同他吃饭玩手机的行为:“先吃饭。”
御不凡点了点头,筷子拿在手里,盯着漠刀绝尘想了想:“好的,绝尘哥哥。”
漠刀绝尘好像打了个哆嗦。
漠刀绝尘伸出手,摸了摸御不凡的额头。
“……嗯,没发烧。”
御不凡满脸问号。
“绝尘啊,没有很可爱的感觉吗?”
漠刀绝尘停下嚼青菜的动作,摇了摇头。
“没有ドキドキ的感觉吗?”
漠刀绝尘认真地想了想,摇了摇头。
“……”
御不凡满脸遗憾。
漠刀绝尘起身,揉了揉御...

 

宁雪|七日死

意味不明的现paro

————————————

第一日

慕容宁点了支烟,夹在手里,没吸。
有的人习惯总是古怪些,比如一沾咖啡就会睡着,或者喝酒之后格外清醒,慕容宁喜欢在思考的时候点上一支烟。
他的烟瘾不算大,还在自己可以掌控的范围内,不像慕容胜雪,分明不怎么擅长抽烟,却还要一副老烟枪的样子——
……胜雪。
慕容宁垂下眼帘,烟灼得手微微的疼,亮着的手机桌面是一张偷拍的照片,慕容胜雪坐在窗台上,别过头看着窗外,垂下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了一支烟,燃起白色的雾,模模糊糊的,和白纱的窗帘一起朦胧着。
按下锁屏的时候慕容宁掐灭了烟,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算算时间,胜雪该回来了。

第二日

“想不到宁叔一把年...

 

默史|晚安飞飞鱼

明明前几天还是穿短袖都会出汗的天气,一场台风过去,气温就拴上了蹦极绳一降到底,就像台风是从西伯利亚刮来的一样。
然后默苍离很不幸的,感冒了。
史艳文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下班后了,刚解了风衣挂好,就看见默苍离裹着床毯子窝在沙发角落里,pad丢在一边,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先生?”
默苍离抬起头,吸了吸鼻子:“嗯。”
姜茶煮下来的时候默苍离终于换掉了衣服,珊瑚绒的家居服蹭着微微发烫的肌肤,默苍离赤着脚,蜷在床的一角,史艳文把盛着姜茶的保温杯递给他,然后拉过被子将他盖住。
“……还有些烫,慢点喝。”
默苍离没搭话,低头小口小口啜着姜茶。舌头有些发麻,也许是烫的。他想。
史艳文带着空杯子走了,默苍离戳开一集电视剧,...

 

赤情|秋水

不知道是什么设定。
涉及魔情。
————————————

慕容情死的那天佛狱也宣告了破产,不知道写了些什么的白纸纷纷扬扬撒了满地,戴着手铐的凝渊被推上车的时候还是笑着的,就像解剖图上那样完美。
赤睛将手抄在口袋里,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金丝雀死了,临死前毁掉了笼子,有的人在欢呼,有的人在哀痛,但这都与他无关。
他只是路过而已。
慕容情住过的公寓楼下拉了警戒线,还有些记者在喋喋不休,赤睛抬起头,慕容情养的那只文鸟还在窗台上,鸟笼里也许还有些谷子和水。
赤睛费了好大的劲,才穿过人群挤进去,慕容情的尸体已经被收走了,地上画了白圈,表示那人躺过的位置。
再出来的时候赤睛手上多了只鸟笼,白色的文鸟偏着头看外面的人群...

 

温蝶|雷雨

……困死了

————————

明明已经是深秋时节,在中午洋洋洒洒一顿冰雹之后,晚上竟然下起了雷阵雨。
温皇原本是在房间里看书的,冷雨敲窗,淅淅沥沥,虽然偶尔划过几片暗紫色的闪电,和隆隆得雷声。
那道特别响的炸雷响起的时候,温皇的手还是顿了顿——倒不是因为雷雨,而是因为门口的小姑娘。
小姑娘一手抱着只布偶兔子,大约是因为刚来不久,本想躲进温皇怀里,最终却只是小心攥住了他的袖子:“……主人,一会儿……就好。”
“……凤蝶啊……”
温皇轻轻叹了口气,即使怕成这样,也不肯示弱吗?
展臂将小小凤蝶抱上卧榻,温皇将手中的书翻了一页:“凤蝶,听故事吗?”

 

温蝶|故事

比较乱…。
新剧没看,走形慎入。
————————

温皇懒懒地窝在榻上,手里依旧摇着扇子。凤蝶不在,于是扇子摇到了深秋,蝶舞也只是把炉火烧好,将炉前的墙壁映得通红。
名字是从来都不会叫错的——怎么会错呢?蝶舞只是蝶舞,身上既没有种过三途蛊,也没有种下相思蛊,不过是一个侍女,就像苗王皇宫里任何一个宫女一样。
有时候也会想起来,千雪风风火火地将小姑娘抱来还珠楼的样子,小小的一团,缩在千雪怀里疼得发抖,却又隐忍着不肯喊出声,伸手去逗她,反倒被一口咬住手指,还见了血,惹得千雪又是一阵大呼小叫。
后来凤蝶渐渐大了,话却没增加多少。再怎么懂事贴心,也还是像每个青春期的孩子一样,同自己赌气,说什么话不投机,半句不肯...

 

默史|花火

东瀛游记(。

祭典正式开始的时候是晚上了,道路两旁的灯笼次第亮起,灯火通明,游人如织。
糖果的香气里,女孩们绾了袖子,蹲下身去捞金鱼。有的遍捞不着,小小网兜悄悄靠近那只不爱动的,正要将金鱼捞起,金鱼却晃晃尾巴逃开了。
夜风吹过,木屐和浴衣的搭配让史艳文有些不习惯,默苍离倒显得十分熟稔。也许是曾经来过东瀛吧。史艳文望望正在玩套环的默苍离,有些出神地想。
手中的套环很快用尽,默苍离将手拢进袖子,招呼史艳文接着往前。灯火明灭,默苍离寒霜似的脸染了烟火气……似乎还能看到那么一丝不满。
于是史艳文笑了,付了套环的钱,转身去问默苍离:“先生喜欢哪个?”默苍离一时无言,半晌抬手,指了指角落里一只琉璃兔子。
那兔子通...

 

香情|一个段子

就是一个现paro欧欧西段子(。)
夹带一点求影十锋x鸦魂(

午休时间,香独秀正要去吃饭,对桌的同事犹犹豫豫地叫住了他:“……那个,可以借你五块钱吗……?”同事挠了挠头,满脸歉意:“虽然刚发了工资,但已经全部交给了夫人,因为上个月偷偷吸烟被她发现,这个月的零花被扣掉了。”
香独秀看了他一会儿,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十块的递给了他。
下午忙过一阵,香独秀去茶水间接水,正巧听到隔壁部门的鸦魂正在打电话:“十锋,这个月的工资转过去了,你之前说的那个烤箱……”
香独秀捧着杯子,若有所思。
待回到家,慕容情正在沙发上看电视,放的是部老片儿,香独秀陪他看了一会儿,慕容情突然想起什么,从茶几上摸起手机,解锁屏幕,点划几下...

 

俏砚|小美人鱼

*带老祖父(?)欲星移和大猪蹄子策天凤
*不知道是个什么

——————————————————

砚寒清是听过小美人鱼的故事的。
出水的人鱼爱上了人类,失去了声音换得双腿,终于能与那人相伴相随,那人却爱上了别的人类女子,在他们结婚的第二天清晨化作泡沫,消失在海平面上。
那场表演结束后气氛似乎有些古怪,砚寒清悄悄望了望欲星移,试图找出些如何自处的示范。但这一抬头,却正好看到欲星移将那只玉制的杯子捏得极紧,长睫低垂,看不出情绪。
帘后的未贵妃适时地轻轻咳嗽了一声,舞者们恭顺地退下领赏,丝竹管弦再次奏起乐曲,是新的节目接了上来。
宴会结束后砚寒清扶欲星移回去,欲星移看起来有些醉了,一串琉璃珠反反复复拨来拨去...

 

缺月|同居之前

一堆小段子(。)

————————————————

1.早晨起床一定要做的事?
月藏锋含糊地哼了一声,伸手去床头柜上慢慢摸索眼镜。
于是六独天缺理所当然地亲了亲月藏锋的唇角。
“早安。”

2.洗脸刷牙用冷水还是热水?
六独天缺洗漱的时候,总是把水龙头转到冷水的一侧,睡得迷迷糊糊起床洗漱的月藏锋被冷水刺激的发出了一声惨叫,从此六独天缺洗漱完,总会把水龙头转回热水一侧。

3.洗完脸后使用的护肤品数量?
(想象了一下六独天缺帮月藏锋敷面膜,这题跳过。……)

4.喜欢的牙膏味道?
柑橘和薄荷,混着用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

5.有定期理衣柜的习惯吗?
彼此都不是平时会乱放的人,自然省下了专门整理的时间。对这...

 

春水煎茶(二)

莫先生有一本相册,就放在书房里,里面是他在各地旅行时拍的照片,有海边,有沙漠,有草原,有高山,我总喜欢翻来覆去的看。有时候莫先生也会陪我,手里捧着杯茶,给我讲一些当地的风土人情,或者旅行时有趣的事。
莫先生很擅长讲课,但却不太擅长讲故事,总是有些颠三倒四的。我笑他堂堂古文教授却讲不好一个故事,莫先生便好脾气地笑着眨眨眼睛:“术业有专攻嘛。”
……我实在是喜欢和莫先生呆在一块儿。
莫先生说话的时候,总是慢慢的,温温吞吞的,尾音有一点拖长,听着却很是舒服。在家的时候他喜欢穿一件很大的袍子,宽大的袖子,宽大的下摆,唯有腰是极细的,扎了宽宽的腰带,晕着清清凉凉的香气。小白说那是柠檬味儿,我觉得不像,问及莫先...

 

原创|春水煎茶


我正在看书,小白过来敲门,说莫先生泡了茶叫我过去,歇一歇眼睛。
我放下手里的书,应了一声,跟着小白过去。
莫先生家的庭院是很大的,我总是搞不懂那些绕来绕去的回廊,每次讲给莫先生,莫先生总是笑得眯起眼睛,他说小叶啊,别人都说你挺聪明的呀,在我这里怎么总迷迷糊糊的。我答不出,只好跟着傻笑。
庭院里莫先生已经泡好了茶,背对着我们坐在院子里,不知在做什么。小白从廊下的小桌上捧了碟茶点,回房间写作业去了。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想吓一吓莫先生,谁料刚走几步莫先生便回了头,执了本书,风轻云淡地望着我笑。我吐了吐舌头,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乖乖坐下。
我不太懂茶,再好的茶到了我这里,也是一股脑儿下肚,如同牛饮。莫先生...

 

默史|煎饼果子

默苍离很生气。
默苍离特别生气。
默苍离非常生气。
上官鸿信抱着作业本躲在门口瑟瑟发抖。
因为默苍离早晨没吃到煎饼果子。
史艳文骑着电动车送他去上课,因为时间有些晚,所以直接穿了工作服。
而史艳文的工作是警察。
所以,卖煎饼果子的小贩老远看到他,匆忙关了炉火,骑上车子跑远了。
所以默苍离没吃到煎饼果子。
默苍离很生气。
和史艳文长了一张脸的史精忠抿了抿嘴,眼观鼻鼻观心站在一旁。
默苍离看了看他,感觉更生气了。
“史精忠。”
默苍离说话了。
史精忠慌忙答到。
“重写。”
史精忠战战兢兢。
“告诉门后藏着的上官鸿信,他也重写。”
“……”上官鸿信委屈。
处置完了两个学生,默苍离别别扭扭地划开一旁被冷落的手机。
史艳文发过来的消息几乎连成...

 

俏砚|充电

忙过一天之后,最舒服的时间,大概就是靠在恋人身上神游天外了。
砚寒清靠在俏如来身边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莫名其妙地生出这么一个念头。
俏如来的工作也很忙,即使下班回家,也总是要再对着电脑屏幕加几个小时的班。
这种情况下,俏如来总是喜欢砚寒清在的:有时候是沙发上,有时候是卧室里——反正俏如来用的是笔记本电脑——无论砚寒清是不是还要做一下房间的扫除,或者原本打算去泡个澡,俏如来总会将他圈进怀里揽着,然后在代码写不下去的时候,低头亲一亲砚寒清的发顶,或者他额发下认真藏好的鳞片。
今天俏如来的工作结束得很早,于是便拉着砚寒清看起了电影。老式电影总有些说不明的意味,砚寒清看不到俏如来的脸,只感受到俏如来清浅的呼吸...

 

使用说明

发现可以置顶了(。)
lof和B站同名,那边基本是刀。
冷门独自种地,懒癌不怎么看同人。
……喜欢收到评论但不知道怎么回。
请掐cp和掐paro的出门左转慢走不送。

剪辑失效不补,挖坑一律不填。
文可以催,但我不一定写。

沉迷儿子,沉迷学习,沉迷工作。
在跑路的边缘试探。

 
2018/8/31    

温蝶|碎片

1.
那时候凤蝶大约才七八岁的样子,虽说仍是带病,却还是精力旺盛得很,整日跑来跑去的,温皇懒得追着照看,便捧着卷书在树下看着,偶尔抬头看一眼凤蝶。
小家伙正追着只蓝紫色鳞片的蝴蝶跑来跑去,紧追慢赶地追不上,那蝴蝶却拍拍翅膀,往温皇这儿飞了过来,飘飘悠悠落在温皇正要翻书的手指上。
凤蝶在温皇身边收住脚步,小脸上似乎有些不满的样子:“主人有别的蝴蝶了!”
温皇轻轻笑了一声,手指动了动,那只蝴蝶便飞了起来。温皇伸手,握住了凤蝶的小手。
“耶,有凤蝶大人在,还有什么样的蝴蝶能入得了温皇的眼呢?”

2.
小姑娘头发长长的,垂下来湿哒哒地挡着眼睛,凤蝶不敢睁眼,伸手去摸一旁的毛巾。
只听咚的一声,凤蝶的额头便和墙壁拐...

 

默史|七夕

*剑三趴,默指挥花间
*一个小甜饼番外吧(正文都没有?

————————————————

关于七夕任务,史艳文还是藏了那么一点小心思的,揣着一颗忐忑的心,偷偷领了姻缘草,镇定自若地点了默苍离进组。
默苍离刚插了把旗,破军花哥掸了掸袍子,慢吞吞地开始打坐,史艳文的组队申请点了过来。屏幕前的默苍离挑了挑眉,点了同意。
[团队][史艳文]:先生,七夕任务要做吗?
[团队][孤鸿寄语]:麻烦,不做
史艳文抿了唇,拒绝得太直接,他反而有些手足无措,想了想,便继续在团队里打字:那……还打jjc吗?
[团队][孤鸿寄语]:好,我去排
花哥从容转身,正要离开,系统却提示了一行小字:史艳文 对您使用了姻缘草。
[团队][孤...

 

默史|玉米种植手册

*我到底是为什么会梦到默苍离变成玉米精的(。

——————————

史艳文和三个儿子去地里收玉米的时候,捡了个小人回来。
玉米皮一样颜色的头发,玉米叶一样颜色的衣服,玉米须一样颜色的瞳孔,揣着手,坐在史艳文肩上,活脱脱一只大玉米棒子。
玉米棒子听到了史仗义的腹诽,回过头一脸平静:“愚蠢的人类,吾是玉米之神。”
史仗义:“……”
最后在史艳文和善的命名方式的威胁下,玉米棒子说:“吾名,默苍离。”
史艳文戳了戳五岁小孩儿般大小的玉米棒子、不是,默苍离的脸,觉得这孩子老气横秋的,一点也不可爱。

*没了(。

 
2018/8/9 6  
2018/8/9 4  

默史|关于做饭

*似乎是一家三口(。

——————————————

任谁都觉得,默苍离和史艳文之间,默苍离的生活能力要更差一点。

俏如来偷偷逛论坛的手一抖,偷偷回头看了看书房另一端的两人,正看到默苍离取下眼镜,揉了揉眉心,起身给史艳文倒了杯茶,然后朝俏如来这边瞥了一眼。

俏如来的心颤了颤,忙低头一副认真看书的模样。余光里默苍离捧着另一只一模一样的茶杯慢慢踱到他身后,顺手翻开了俏如来放在一旁的笔记,翻过几页,许是觉得还算合眼,便重新将茶杯捧起,慢吞吞踱回史艳文身边坐下,重新捧起书,谁也不知道那边俏如来的思维已经开始自由地奔跑了起来。

俏如来其实是会做饭的,而且刀工不错。举个例子,俏如来手工切出来的土豆...

 

默史|瘦了

一个段子,就很欧欧西了

————————————

史艳文下乡出差回来了,黑了两个度,大包袱小提溜地站在门口看着默苍离,抿唇笑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先生,我回来啦。”

默苍离点了点头,接过史艳文手中的袋子,俏俏甩甩尾巴,从默苍离肩头一跃而起,落在史艳文怀里,史艳文忙伸手接住他,将白毛团子抱在怀里,捏捏耳朵捏捏爪子,俏俏舒服地哼了两声,默苍离适时地递了一记眼刀过来,白猫缩了缩,停住了往史艳文怀里钻的动作。

等收拾好了一切,史艳文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默苍离很罕见拉住了他然后胳膊穿过……一个拥抱。

“……你瘦了。”

“诶,是吗,艳文应该是胖了的,先生似乎是瘦了些啊?”

“……...

 
2018/8/5 5  

俏空|关于早恋

*中学二年级熊孩子史仗义

史精忠早恋了。
史艳文停下手里的锅铲,眨巴眨巴眼。
“仗义,你刚刚说什么?”
史仗义堵住耳朵,隔绝掉油烟机轰轰的声响。
“史!!精!!忠!!早!!恋!!了!!”
史艳文点了点头:“啊,这样啊,挺好的。”
史仗义:???
史仗义垂头丧气地回房间写作业了。
半小时过去了。
史艳文拎着锅铲冲进房间:“仗义,你刚刚说什么,精忠早恋了?谁家的姑娘,学习怎么样,好不好看的?”
史仗义:…………
史精忠放学回来,史艳文正好把菜全部做好,史精忠赶紧放下书包,洗洗手帮史艳文布菜。
史仗义窝在沙发上玩手机,抬头看了一眼史精忠,哼了一声。
饭桌上,史艳文几次欲言又止。
史精忠疑惑地看了看史仗义。史仗义绷着一张脸扒饭...

 

© 叶慎之 | Powered by LOFTER